var IMG_PATH = "http://img.hqrw.com.cn/templates/global/"; var contentid = '34608';// 文章ID var title = "u6297u6218u4e2du7684u5927u5b66uff1au6297u6218u65f6u671fu4e3bu8981u5927u5b66u8fc1u79fbu56fe";//文章标题 var topicid = '';// 评论主题 var context = '';//全文内容缓存 var content = '';//第一页内容缓存 var _IMG_URL = 'http://img.hqrw.com.cn/templates/global'; fet.setAlias({IMG_URL: "http://img.hqrw.com.cn/"})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m.baidu.com/hm.js?86b2cbb96a84620cc0b3693e265d9af8";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管

莫言:麦家是文学领域的拓荒者

  左起分别为李敬泽、莫言、麦家

左起分别为李敬泽、莫言、麦家ppp世纪人物杂志网

【编者按】4月20日下午,麦家旧书《解密》在中国现代文学馆“重新出发”。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文学评论家李敬泽共同“解密”麦家。他们进行了精彩的对谈,探讨麦家作品的独特性。ppp世纪人物杂志网
ppp世纪人物杂志网
莫言:麦家是文学领域的拓荒者ppp世纪人物杂志网
ppp世纪人物杂志网
莫言认为无论是什么类型的文学作品,本质和核心都在于人物塑造。历史上不朽的文学名著的成功都得益于个性鲜明、栩栩如生的人物。而麦家在大家陌生的领域,也塑造了令人印象深刻的人物形象。ppp世纪人物杂志网
ppp世纪人物杂志网
莫言:《解密》之所以在中国引起众多读者的兴趣,我想是因为在这样一个文学领域里面,麦家应该说是一个拓荒者。ppp世纪人物杂志网
ppp世纪人物杂志网
我们讲的《三国演义》《水浒传》《儒林外史》都可以有自己的归类,但是最重要、最核心和最本质的在于写人。这些作品给我们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是小说里描写的人物,不管是宋江、李逵还是关羽、张飞,不管是贾宝玉、林黛玉,还是孙悟空、猪八戒,这些人物每个都个性鲜明、栩栩如生,都在我们的记忆当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都进入了中国或者世界文学经典人物的行列。ppp世纪人物杂志网
ppp世纪人物杂志网
假如说世界文学作品里面有一个凌烟阁的话,我刚才举的这些人物都在里面。所以麦家的《解密》也是遵循这样的原则。他开启了大家不熟悉的写作领域,然后遵循着文学作品塑造人物最经典的方法来完成它。所以他获得了读者的喜爱,慢慢也就获得了批评家的承认和好评。ppp世纪人物杂志网
ppp世纪人物杂志网
李敬泽:麦家拓展了中国人的想象力ppp世纪人物杂志网
ppp世纪人物杂志网
十几年前李敬泽就谈过《解密》是“把世界性的主题引入了中国”,所以他认为从这个意义上说,《解密》这个回应世界性主题的中国小说得到世界人民的关注和喜爱,是很正常的一件事。ppp世纪人物杂志网
ppp世纪人物杂志网
李敬泽:实际上,评价麦家的文学意义有一定的难度,有的时候我们说“有比较才有鉴别”,我们把一个作家放到一个序列里,看他比别人高出多少。ppp世纪人物杂志网
ppp世纪人物杂志网
有的作家没有多少参照物,所以不好鉴别。麦家就是一个没有多少参照物的作家,这也挺难为我们这些评论家的。评论家就像是开药房的,中药有一格一格的药柜子,代表不同类型的作家,我们通常喜欢把作家放进现成的格子。但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作家,不知道该把他往哪个格子放,但这恰恰也证明了这个作家的独特性。ppp世纪人物杂志网
ppp世纪人物杂志网
我刚才说麦家把一个世界性的主题引入中国文学。中国有“重身心”的文学传统,重视身体和心灵,也就是说当我们看人、看世界、感受世界的时候,我们很大程度上是靠身体和心,而很少说“脑袋”。ppp世纪人物杂志网
ppp世纪人物杂志网
我们见到一个女孩子很漂亮,动了心;那儿放着一堆钱,我想拿过来,动了心。心在我们文学经验中占有很重的位置,动脑子好像跟文学这没什么关系似的。实际上脑这个部位在我们的生命中至关重要。这个部位在我们的习惯中指的是什么呢?除了身和心之外指的是我们理性的运行、我们的计算、我们对这个世界的抽象的概括等等。但是从中国的古代文学一直到现当代文学,“动脑”基本上没有太多参照物。我很理解这样一个传统。ppp世纪人物杂志网
ppp世纪人物杂志网
前两天对中国的文学影响很大的马尔克斯去世了。博尔赫斯对中国的文学影响也很大,但是我们现在还记得马尔克斯,却已经快忘了博尔赫斯。这也说明在我们的文学思维中,像博尔赫斯这样对于人类理性的力量、疯狂有着深入的想象和理解的作家,一个对于世界有着一种抽象的想象力和表现力的作家,我们其实是不太习惯的。ppp世纪人物杂志网
ppp世纪人物杂志网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讲,麦家的成功几乎是一个艺术。很少有这样的作家在中国居然还能够得到重视,变成“日用品”。从他所在的文学传统来说,他是一个“奢侈品”,现在“奢侈品”变成了“日用品”。当他把这些重要的主题在我们的中国经验基础上丰富拓展和进行创造的时候,我觉得他确实极大地丰富了我们对于人性、对于人的认识、理解和想象力。ppp世纪人物杂志网

责任编辑:dajia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世纪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4-04-24 08:37:36
  • window._bd_share_config={ "common":{"bdSnsKey":{},"bdText":"","bdMini":"1","bdMiniList":["qzone","tsina","weixin"],"bdPic":"","bdStyle":"0","bdSize":"16"}, "share":{}};with(document)0[(getElementsByTagName('head')[0]||body).appendChild(createElement('script')).src='http://bdimg.share.baidu.com/static/api/js/share.js?v=89860593.js?cdnversion='+~(-new Date()/36e5)];

标签

  • 作者:网络
  • 来源:网络
document.body.oncopy = function(){ if(window.clipboardData){ event.returnValue = false; var text = document.selection.createRange().text; if(text){ text = text + ' 本文源自: 世纪人物杂志(www.sjrwzz.com) 详细出处参考:' + location.href; clipboardData.setData('text', text); } } }